“娱乐至上”的时代,网络综艺何去何从?
栏目:公司资讯 发布时间:2020-01-11 19:35

《创造101》《奇葩说》《吐槽大会》《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说起这些热门的综艺节目,你一定不陌生。近年来,在众多互联网文化产品中,网络综艺迅速发展,脱颖而出,与电视剧、电视综艺、新闻等媒介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根据《2018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网络综艺节目创作十分活跃,相较以往上线数量大幅增长,从197档增加至385档。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革新,网络综艺的发展模式也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本期大咖说,思响哥请到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陈宇飞,带你一起了解网络综艺节目是如何“霸屏”的。

综艺类节目的出现以及逐渐火爆,是与社会发展相伴相随的。同时,综艺类节目的发展也要借助于科技的进步。电视机由少数人才能享受到的奢侈品逐渐转变为家家户户必备的文化工具,不过就是短短数十年间的事情。1983年第一届央视春晚,还原了人们生活本来的面目,给中国人带来了难得并久违的快乐和轻松。从那以后,综艺类节目迅速成长。当前,我国传播平台已经延展至网络空间,电脑、手机特别是智能手机的存在,为综艺类节目的发展提供了无限可能。根据工信部统计,2018年我国净增移动电话用户达到1.49亿户,总数达到15.7亿户;4G用户总数达到11.7亿户,全年净增1.69亿户。事实上,综艺类酒店毛巾节目是时代的文化产物,它的出现为人们提供了轻松、闲适以及娱乐化的选择。对于普通人来说,文化心理需求得到重新释放,而这也正是社会生活正常化回归的表现。可惜的是,一些人似乎又失去了对娱乐度的把握,因而出现了“娱乐至上”的文化心态。就像《牛蛙》一书中所言:“在我一件事也没做成过的人生里,从十岁开始,就想着搞砸点什么。”在“搞砸点什么”的隐喻背后,是少年意气对现实秩序的挑战,是突破文化积习的冲动,也是文化创新的初始动因。这样一种生命的力量反映在综艺类节目里,就会有些插科打诨的味道,但其隐藏着的却是对世俗生活本意的重新寻找。就娱乐功能的实现方法来看,综艺类节目有集大成和引领性的意味。因形态多样、形式活泼,所以尤为引人关注。尤其是在日韩等国家综艺类节目的带动下,加之网络的普及和助力,综艺类节目呈现出爆发式的活跃状态。所以,综艺类节目的兴起和兴旺是文化生态趋于多元的象征。事实上,只有教化、娱乐和审美功能齐备,才能算是健康的文化生态。文化是人类生存经验和劳动成果的集中体现,为了人类能够更好地生存下去,文化的第一动能是教化。没有教化,文化就失去了对人们生存意义的传递。而教化的程度如何把握,也是一个重要问题。教化过度和教化缺位,都会使文化的基本功能缺失。

网络的发展为综艺提供了一次重要的蜕变机遇,借助网络平台,综艺类节目迅速发展,甚至可以说是“无事不可以综艺,万般都可以娱乐”。为了博取观众眼球,早期的网络综艺节目大多都是短平快的风格。比如,在电视完全普及之后,网络综艺节目迅猛崛起,许多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网络媒体公司,比如优酷、爱奇艺、腾讯等,都紧抓视频节目的高人气机遇,搭建并容纳了大量短视频节目平台,提高了人们的关注度。复杂多样的社会为网络综艺的发展提供了土壤,促使节目状态的迅速改变和综艺节目行情的暴涨,真人秀类综艺节目应运而生。它们对接人们的欢乐需求、刺激需求、差异化需求,从多方位、多维度、多层次产生不同的产品。一般而言,真人秀类炸金花游戏综艺节目首先是以流量明星做引子,吸引人们的关注度,然后通过制作使节目呈现方式更加完美,增强可观性。当前,不同形态、不同形式的真人秀类综艺节目正在被人们接受。人们需要通过这样的节目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听到更新奇的故事,获得对人生意义的探讨。显然,综艺类节目已经突破了最初疆域,开拓到更广阔的空间。以《国家宝藏》为例,其运作了一批国家级一线博物馆,将其镇馆之宝尽情展现,让人们深入了解文物的故事。虽然当前多数原创综艺类节目的冲击力已然消失,人们对其的欢迎程度也逐渐减弱,但这并不影响制作方为延伸并保持观众的关注而继续投入人力、物力、财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综艺类节目的新鲜感逐渐减弱。在习惯了一些口味和旨趣后,人们对节目的结构类型和内容支撑要求愈益提高。于是,节目制作者被迫作出了一些应时反应。但不能忽视的是,过度的压力促使节目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在回应观众需求时,过多地关注成功经验,却忽视了创新;过多地关注创新,为了创新而创新,导致形式主义出现,等等。对于某些综艺类节目,一旦过度表现,很可能就会陷入低俗。还有一些综艺类节目高度重复地邀请那些观众熟悉的明星,使得制作成本用于明星出场费的比例越来越高,降低了节目的内容质量。对娱乐的追求,使得中国的一些电视节目和电视人一路狂奔。拼明星、秀下限、编噱头、炒绯闻,为了吸引眼球和所谓的娱乐性,无所不用其极,最终深陷“泛娱乐化”的泥潭难以自拔。无疑,综艺类节目的未来需要新人。追求“大流量”、偏爱“小鲜肉”并无原罪。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只关注肥水快流,过度消费,“小鲜肉”的功效终会被消耗殆尽。事实上,兴奋点的强度维系、兴奋度递减效应的规避,都有一个前提,即提升内容质量。简单地说,文化常识要准确,不能为了某种偏好而刻意篡改;文化资源使用要基于尊重原则,不能任意涂抹乱画真正的文化故事。保持文化底蕴的首位要素就是准确运用文化信息。历史不能随意篡改,文化信息一定要精准。此外,要坚持文化创新。能花钱买的就不自己创造,能输入人才的就不自己培养,这种想法会埋下严重的隐患。要想站稳脚跟、夯实根基,就要努力增强原创力,大力培养原创人才。

当前,受众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评判尺度,更没有一个明确的操作准则。文化旨趣、文化兴奋点的分布,与整体的社会文化环境有着密切关系。人们对生活状态关注点的差异,时势与生活挑战性问题的变化,都可能对人们的娱乐需求造成影响。因此,在讨论综艺类节目是否发展乏力时,首先应关注如何为人们的娱乐活动找寻更好的文化传输方式。内容的重要性永远居于核心地位,形式的变化是为内容服务的。由此可知,网络综艺节目的困境不仅在于低俗的文化取向,更在于自身发展缺乏内容支持。因此,综艺类节目必须要加强节目呈现和知识点之间的关联度,以更扎实的文化资源支撑节目类型和内容的拓展。综艺类节目贵在创新,创新是其吸引力的根本所在。但创新的评判标准是什么,则是问题的关键。为了创新而创新,难免有拼凑勉强之感,让人觉得是一群人在自娱自乐、插科打诨。正应了“娱乐至死年代”这一判断的核心点,综艺类节目为娱乐而娱乐的软肋逐渐明显,而真人秀类综艺节目又似乎更为明显。“娱乐至死”不仅指出了某种文化的时代特性,也蕴含了社会主流价值对某种文化现象的不满。这种不满又充满了无奈,似乎我们正面对一个无解的文化困境。因此,延续综艺类节目的强大生命力需要更加巧妙和自然地融入文化的内涵。文化本来就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通过不断地经验积累所形成的思想观念和价值追求,始终参与人们的生活过程。如果说1983年第一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开启了综艺与人们心灵和生活需求相呼应的历史,那么后来奔涌而来的综艺大潮则是更好的时代性文化价值的呈现。而今天,在依然汹涌的娱乐潮流中,只有内容的逐渐充实和信息的更好传递,才能使综艺类节目获得更好的未来。

服务热线
0572-31102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