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与汉字并为中国文化不祧之祖
栏目:公司资讯 发布时间:2019-11-08 00:26
瓷器和汉字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是中国文化的祖文化、根文化、基础文化。图为各种釉彩大瓶(上)、甲骨文(下)。 可见,各种人类早期的文明,都具有不可替代的文化地位。所以说,陶瓷与汉字,并为中国文化不祧之祖。 文明是人类为了适应生存环境、协调人际关系、完善与丰盈自我的一切创造和发明;文化是文明成果的形态固化和精神内化。从发生学的角度讲,文明是人与动物的区隔;文化有此族群与彼族群的差异。 文明有先后,文化无优劣。绝圣弃智、小国寡民和生化核武、帝国强权,就文化的适配度看,谁高谁下呢? 文明是迭代的,文化是赓续的。比如照明,先后经历过火把、蜡烛、油灯、电灯,都是“文明”的后者取代了前者;而“文化”呢,油灯是“灯”,电灯还叫“灯”。 文明程度低(发展慢),文化积累易,而呈现多样性;文明程度高(发展快),文化积累难,而趋向单一性。这里的“易”和“难”,实际上还有一层意思,即,不是所有的“创造和发明”都能“固化”或“内化”的。 陶瓷、汉字的创制应该都有4000年以上的历史(这里实际指的是瓷器和甲骨文字,因为陶器的产生更为早远,而“汉人”“汉族”的称呼距此还要再等一千八九百年之后)。瓷器和汉字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和内生文明,是中国文化的祖文化、根文化、基础文化。 人们常说,在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只有中华文明几千年绵延不绝、生生不息;而古巴比伦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都早已夭折。中华文明的幸运,说到底是有赖于汉字文化强大的适应性和强韧的生命力。 根据截止到目前的考古发现,公元前16世纪的商代,我国就出现了早期的“原始瓷”。至东汉时,瓷器烧制技术成熟;9世纪流传至西亚、北非;13世纪起,就随着蒙元的铁蹄到达了欧洲的各个地方。从此,瓷器就有了一个与中国同名的英文名字了。 可见,各种人类早期的文明,都具有不可替代的文化地位。所以说,陶瓷与汉字,并为中国文化不祧之祖。 新石器时代产生的陶瓷,与农耕文明息息相关,它是“人类为了适应生存环境”而出现的创造与发明。取水-贮物-把玩-鉴赏,陶瓷由一种日用常随的生活器具,后来变成了人类“完善和丰盈自我”的艺术品。瓷器之所以还可成为艺术品,应该和它的质地有关系。 清代广东学者陈澧说:“盖天下事物之象,人目见之,则心有意;意欲达之,则口有声。意者,象乎事物而构之者也;声者,象乎意而宣之者也。声不能传于异地,留于异时,于是乎书之于文字。文字者,所以为意与声之迹也。” 在古代,任何文字都能克服有声语言“不能传于异地,留于异时”的局限,任何文字都有记录和交流的功能。所以,文字的创造和发明,既是“协调人际关系”的工具,也是“完善和丰盈自我”的必需。 表意的方块汉字,除了一般文字的功能之外,它还强化和型塑了中华民族具象思维、整体思维、超语符的汉语意象思维的集体人格,产生了独具一格的唐诗宋词,创造出千姿百态的书法艺术。 如果说以上是陶瓷和汉字文化特点的不同,那也是在发生学上的不同(一为“适应生存环境”,一为“协调人际关系”),而在另外一些层面,又有相同的地方。 经过细致地分析比较,物质形态的陶瓷和非物质形态的汉字,在“寄寓情思”“负载信息”“传播价值”三个要素上,二者有相当一致的文化特征。 陶瓷“寄寓情思”。此乃以其如玉的特质——温润坚刚,为仁人君子所取譬。像陶渊明如宋白之素雅,王安石如青花之坚执,文天祥如玲珑之刚正,汤显祖如粉彩之华滋。 陶瓷“负载信息”。我们只要从考古学用语如“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这些名称中,就可以体会出陶瓷就是信息的载体。 陶瓷“传播价值”。陶瓷作为中国人的生活器具日用常随,而且还传遍世界,当然不仅是因为它的实用价值,我们更应该理解为文化输出。 汉字可以通过书面语言直接表达“情思”,也可以用文学形式“寄寓情思”。表意体系的汉字本身就是“负载信息”的超语符文字。汉字在中国日用常习、几乎须臾不离;历史上它也先后为越南、朝鲜、日本等国所取用,并由此而形成了“汉字文化圈”;而且,文字的功用就是记录与“传播”,其“价值”无可忽略。 上文提取的“寄寓情思”“负载信息”“传播价值”三项要素,可以作为衡评文化成色的三个权值。陶瓷与汉字,在中国文化中,其成色都是最高的,无与伦比。 《易·彖》有言:“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中国传统的“文化”就是“以文化人”。“形态固化”和“精神内化”,不是“一个人”甚至也不是“一代人”就能“化”成的,而是要经历“一群人”乃至“几代人”才有可能,因此“传播价值”的权重就很高。 正如“祖”之所以称“祖”,是以有“儿、孙”的繁衍使然;文化的存续,也是以创新为前提的。作为一个语言文字学者,我以汉字为例,提出几点供陶瓷文化研究者参考。 汉字文化的演进,概括起来,有“两个词”“三件事”最值得注意。“两个词”是:顺势、倒逼。“三件事”是:汉字载体的发展(纸的发明)与书法艺术的成熟(后汉、魏晋);记录对象的变化(汉语声调的形成)与诗词格律的规范(唐、宋);数字科技的出现(电脑的广泛运用)与激光照排的革命(现代),前面两项是“顺势”,后面一项是“倒逼”。
服务热线
0572-31102366